CFP供圖
  12月14-20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完成年內最後一次出訪。據媒體統計,李克強在今年的外事活動中,至少17次談及互聯互通及中國走出去戰略。專家解讀,“在這樣的背景下,總理的最後一次出訪就要為明年一帶一路的具體實施做規劃”。
  儘管“一帶一路”總體規劃仍未公開確切的出台時間,但這毫無疑問是2015年中央政府的首要工作任務。實際上,中國的各個省份都爭著加入這個國家戰略,爭搶即將到來的政策紅利。而沿海省份或與絲路國家陸地接壤的省份都將自己稱為絲綢之路的開端。
  地處中國東南沿海的廣東,有著深厚的“走出去”傳統。在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成文之前,這些先行者們,就已在各級政府支持下,走出國門、開拓發展新路。如今,這個中國經濟總量最大的省份具有更大的雄心,它的目光並不僅僅盯著海上,也希望在陸上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中有所佈局。
  一切佈局逐漸井然有序,只待最高層的令旗揮下。這個過程或許會漫長曲折,但就如中國過去三十多年所創造的經濟奇跡一樣,只要它堅決地邁出了第一步,就能讓人相信這個國家能實現最為宏大的戰略。
  時代周報記者 梁為 傅明 發自北京、廣州、深圳
  12月15日,清早,連接越南北部海防和首都河內的5號公路上,大巴裡坐著很多中國人。其中不少人正趕往河內內排國際機場,準備乘坐10:40飛往香港的航班。河內、海防是越南北部最大的兩個城市,它們所在的紅河流域,被喻為越南的珠江三角洲,下一個世界工廠。
  陳旭是這條巴士線路的常客。他說:“越南就像上世紀80年代後期的中國,從經濟發展角度上看,它需要珠三角已經成熟的製造業。”
  陳旭是廣東深圳深越聯合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越公司”)的副總經理,深圳-海防經貿合作區(以下簡稱“海防工業園”)是這個公司在越南的唯一項目。這個經貿合作區位於海防郊區,占地197公頃,距離海防港僅15公里。
  2008年,中國國家商務部為鼓勵企業在海外建立工業園區,出台了一項招標政策,並設立了共200億元的支持基金。在這個背景下,深圳市政府促成中航集團、海王集團、中深國際等10家公司組建了深越聯合投資有限公司,並最終中標,獲得了商務部的資金支持。
  這個項目得到了廣東省政府的重視。2008年年底,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因此會見來訪的越南海防市人民委員會主席鄭光使,一年後,時任省長黃華華在出訪越南期間,前往海防市視察了當時還在徵地的園區,深圳市的官員更多次前往海防,與當地政府進行對等級別的溝通。在財政支持上,除了商務部的中標資金外,廣東省政府與深圳市共給了深越公司1.5億元的支持。
  地處中國東南沿海的廣東,有著深厚的“走出去”傳統。在“一帶一路”戰略(“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構想成文之前,這些先行者們,就已在各級政府支持下,走出國門,開拓發展新路。
  經歷了35年經濟高速發展之後,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如今,它的增速開始放緩—在這裡,它被賦予了一個新的經濟詞彙“新常態”。現實的背後是,國內製造業的31種大類包括鋼鐵、水泥、光伏等都出現了嚴重產能過剩。中國的資金與產能到了走出去的時候,以資本為紐帶、輸出產能和技術,通過外溢經濟來解決產能過剩。
  12月9-1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明年五大任務,將“一帶一路”的“走出去”戰略與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一道列為三大重點戰略。12月14-20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完成年內最後一次出訪,據《財經國家周刊》不完全統計,李克強在今年的外事活動中,至少單獨向15名國家元首、政府首腦推介過高鐵、核電及基建項目,17次談及互聯互通及中國走出去戰略。被戲稱為“超級推銷員”的李克強,今年外訪其中一項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推銷”中國的基建,尤其是鐵路。
  “在這樣的背景下,總理的最後一次出訪就要為明年‘一帶一路’的具體實施做規劃。”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接受南方都市報記者採訪時說。
  截至發稿前,輿論關註的“一帶一路”總體規劃仍未公開確切的出台時間,但多名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的政府與學界人士均認為,這毫無疑問是中央政府2015年的最重要工作任務之一。
  隨著“一帶一路”總體規劃即將出台,並將在2015年獲得實質推進,5號公路將更加繁忙,而陳旭們設想的海防工業園的未來,將很快成真。
  世行、亞開行到亞投行
  越南中國商會海防分會秘書李衛也經常來往於5號公路上。儘管已是越南最繁忙、路況最佳的公路,但這條四車道全長105公里的公路路況依然不太好,車程通常需要2小時。如今,5號公路旁邊不遠處正在修建一條高速公路,這也是越南擬建的最為現代化的高速公路。
  “基建設施落後是越南的不足之處,但越南政府已經開始著力改變這一狀況,比如正在修建中的河內-海防高速。” 李衛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中國企業參與了這條連接越南第二與第三大城市之間的高速公路工程。河內-海防高速公路共分10個標段,中國企業承擔了其中的4個標段,廣東省交通廳下屬企業廣東長大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大公司”)是其中之一。長大公司工程師李彥軍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長大公司通過國際投標獲得這個項目,是完全的市場行為。長大公司目前有20多人常駐越南,都是工程師與施工人員,“我們只做管理,工人、機械、還有材料都是當地的,工程還需要一年時間完工”。李彥軍說。
  正在修建的這條高速公路旁,是一片片香蕉林。這些香蕉在成熟後,大部分將通過海防港這個越南北方最大的港口出口,運往中國各地。
  被《經濟學人》雜誌認為將是“下一個亞洲經濟奇跡”的越南,需要更多更現代的交通設施。在過去,越南許多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都來自亞洲開發銀行(以下簡稱“亞開行”)的貸款和資金援助,其中包括農村道路建設、境內高速公路、連通越南和中國的高速公路、港口等。在不久的將來,“一帶一路”戰略落地,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下簡稱“亞投行”)將扮演與亞開行相似的角色,為這些“一帶一路”有關沿線國家的基建項目提供資金支持。
  經過中方牽頭,10月24日簽署備忘錄決定成立的亞投行,總部設在北京,有22個創始成員國,目前仍在籌建階段。“亞投行是開放式的模式,歡迎各國加入。日本韓國等待時機合適自然也可以加入進來。”國家開發銀行研究院國際戰略一處處長吳志峰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亞投行董事會架構和運作章程與亞開行、世行的差異主要在於主導者,亞開行的主導者是日本,世行的主導者是美國,而亞投行的主導者是中國。“亞投行將在一路一帶的基礎設施建設中起到全力拉動的作用。”吳志峰說。未來,除了亞投行,同樣還在籌建的絲路基金也將為“一帶一路”基建項目提供資金支持。從東盟到中亞、非洲,區域基建的互聯互通則將為下一步的貿易互通帶來更大的空間。
  發改委中國產業海外發展和規劃協會研究部主任張世國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接下來“鐵路、核電等基礎設施建設的相關產業必將獲益,但同時文化和旅游等產業也可以乘機得到更快的發展”。“產能處於優勢如鋼鐵水泥比原來面臨的環境要好很多,“一帶一路”對日常消費品的市場拉動也將很明顯,考慮到沿途的消費水準,中國的服裝、電器、手機等日用品需求將很有市場競爭力。”中國銀行戰略發展部副總經理、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宗良觀點也相似。
  “越南甚至整個東盟的基礎設施落後,是中國企業的一個機會,港口、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橋梁,都在它們未來的計劃之中。”李衛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說這些話時,李衛正在參加香港洽豐集團在海防市的一個房地產項目的開盤儀式。這個地產項目名為Our City,是越南對外資開放的第一個不動產項目。“越南正變得更開放,對外資開放更多的領域。”在過去的一年裡,李衛看到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大多是企業代表來到海防與河內。這些人到當地考察,拜訪商會,以求瞭解更多。大企業的身影也開始出現,美的、海爾的企業代表也紛紛來到這裡。
  不過對陳旭而言,海防工業園項目的進展算不上順利。不久之前,經貿合作區才完成了首期197公頃土地的征收,進行了土地平整和基礎設施的建設,一棟生活服務大樓也剛投入使用。招商也不是太順利,今年4月,中國一家上市的紡織公司和南通華強與深越公司簽訂了進駐協議,深越也幫其向海防市政府提交了審批材料,但因為種種原因,兩家企業最後放棄了入駐。
  海防工業園的遭遇並非個案。正如宗良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所說:“中國企業在海外遇到的主要問題是環境問題,投資環境的不確定性。”
  不過,深越公司總經理巫雙寧說他們園區的進度“算比較順利”,“只是我們的徵地成本很高,每平方米12美元,而越南南部的龍江工業園才1.5美元”。
  陳旭的設想中,龍江工業園就是海防工業園的模板和未來。龍江工業園位於胡志明市,是中國在越南投資的第一個工業園項目,占地600公頃。龍江工業園比海防工業園要早幾年,已有不少中資企業入駐。
  事實上,在海防這個越南第三大城市,已經濃縮了足夠多的中國元素:上百家中國企業在這裡從事著商貿、生產製造、航運服務等行業,這裡有正在興建的中國產業園,有正由廣東企業修建的高速公路,來自中國的貨物經海防港流向河內—一個800萬人口的大市場,而紅河三角洲出產的大米、香蕉則被運往中國。這裡甚至有一個擁有69個企業會員的中國商會,商會定期給予會員們關於越南法律、經濟政策等的培訓。
  廣東:不僅佈局海上絲路
  李衛所見,2014年開始,越來越多中國企業的身影開始出現在越南的紅河三角洲。這些企業在尋求機遇的同時,也將改變它所到達的地方。國內企業走出去,把工廠直接設在新的市場邊上,使用當地的原材料和人力資源生產,正是中國政府在過去幾年中一直鼓勵扶持的做法。
  2013年8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一帶一路”戰略構想。在這個規劃設想中,高速鐵路、公路、港口、高速網絡延伸到絲綢之路區域的各個部分,以發現一個30億人的大市場。同時,這種經濟的延伸將為沿線國家的經濟帶來活力,讓其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紅利。
  東盟、東南亞地區人口結構年輕,要素成本比較低,已經成為新一波國家產業梯度轉移的承接地。湄公河流域、紅河流域及爪哇群島,則被視為新的珠三角世界工廠。
  廣東,這個真正的珠三角所在地,擁有已經發展完善的、以資源型與勞動密集型為主的產業,在機械、電子、輕工紡織、建材、家電、傢具等行業具有優勢,它帶著它積累的資本、學到的技術,走向下一個世界工廠。
  “毫無疑問,廣東將是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排頭兵。”在位於廣東省政府大院的辦公室里,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汪一洋對時代周報記者說。上個月,他才剛剛帶團往成都、重慶,考察兩地通往歐洲的貨運快鐵。
  實際上,中國的各個省份都爭著加入這個被稱為“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爭搶即將到來的政策紅利。而沿海省份或與絲路國家陸地接壤的省份都將自己稱為絲綢之路的開端。
  一切始於2013年8月,習近平主席在訪問哈薩克斯坦和印尼時,在講話中提出了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2014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李克強總理更是在其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抓緊規劃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人們逐漸領悟到,一個新的國家戰略正式開啟了,而這將影響中國未來的數十年。
  廣東省在2014年3月發文推進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工作,其後由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牽頭,會同廣東省社科院、廣東省參事室以及暨南大學等高校,啟動“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專題研究,最後由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撰寫總報告,上報省委、省政府,並由廣東省發改委制定《廣東省參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總體規劃》,上報至國家發改委。
  這些報告共分8個專題,分別為廣東與海絲之路沿線國家的互聯互通、合作歷史與現狀、東盟、南亞、西亞、北非合作的專題。
  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主任鄧應文參與了廣東省政府組織的這一系列調研以及報告的撰寫。
  鄧應文對時代周報記者說:“在國家的大戰略規劃里,廣東走出去的重點區域將是東盟、東南亞。廣東與東盟的貿易往來,華僑數量、歷史、人文交流等都具有優勢。”
  與國內其他省份比較,廣東與東盟的貿易合作確實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數據顯示,2013年,廣東對東盟進出口達到1022.1億美元,占全國與東盟進出口值的23%。而在相互投資方面,截至2013年年底,廣東累計在東盟設立企業334家,協議投資額25.8億美元,投資區域則覆蓋了東盟10國,投資領域則涵括了家電、電子、輕工、紡織、電信、採礦、物流等領域。東盟對廣東投資項目則有4726個,累計合同外資金額178.3億美元。
  “明年廣東將重點在互聯互通、金融、農業方面推進與東盟的合作,這也是廣東與東盟接下來的重點合作領域。” 鄧應文說。
  時代周報記者獲悉,在互聯互通方面,廣東省2015年的工作重點將對廣州、深圳、湛江三港進行新的規劃定位,並開通與新加坡港、馬來西亞巴生港、印尼雅加達港、越南峴港、胡志明港等開通新的航線。在陸路上,則推進南廣鐵路建設,對接正在建設中的泛亞鐵路網。
  汪一洋對時代周報記者說:“更具體的措施是,省政府重點扶持一批有實力的工程承包企業走出去,擴大廣東在海外工程承包市場中的占有率。”
  為了推動廣東的企業參與更多的海外項目,廣東也在籌劃設立絲路基金,前期額度將是100億元,基金使用以結合具體項目的方式進行。在金融上,則將推動廣東的金融機構在絲路沿線國家設立代表處或分支行。據2014年6月舉行的廣州與東南亞金融合作論壇上透出的信息,廣州銀行將是先行試水者。該次論壇上,廣州銀行與柬埔寨加華銀行、萬聯證券與柬埔寨加華證券分別簽署了合作諒解備忘錄。
  “廣東金融機構還可以參與一些基金的設立,設立子基金,例如海上絲綢之路(子基金)。”吳志峰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鄧應文說:“我認為,廣東省明年將力推金融單位走出去。比如在越南,僅有中國銀行等三家銀行,這三家銀行還只能提供貿易結算服務,不能提供資本項上的服務,企業走出去,金融服務必須跟上,就如日本和中國臺灣,企業走到哪個國家,銀行便跟往哪裡。而依據東南亞國家的發展特點,農業也是很大的機會,尤其是農具製造及農藥化肥製造方面。”
  廣東或是全國的一個縮影。它似乎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只等著總體規劃的出台,逐一展開行動。
  不過,這個中國經濟總量最大的省份具有更大的雄心,它的目光並不僅僅盯著海上,也希望在陸上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中有所佈局。
  絲綢之路的第一步
  據時代周報記者獨家獲悉,目前,廣東省政府正在籌劃開通一條從珠三角腹地通往歐洲的新貨運快車,起點擬選址東莞石龍鎮,這個中國最著名世界工廠的中心。
  11月,汪一洋到成都、重慶兩地,便是考察從成都通往歐洲的蓉歐快鐵,以及從重慶通往歐洲的渝新歐快鐵。這兩條線路都是從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斯坦到達歐洲中部,蓉歐快線的目的地是波蘭羅茲站,渝新歐快線則走得更遠一些,到達德國的杜伊斯堡仍繼續往前,一直到達比利時港口安特衛普,全程11400公里。2013年,這兩條專線的集裝箱的數量共6600個,2014年則預計為10000個。其中,汪一洋的調研結果顯示,蓉歐快鐵的貨運量中,有30%-40%都來自廣東。
  設想中的粵歐快線,路程將比以上兩者都要遠上幾千公里。從中國東部沿海通往歐洲的海運成本為每個集裝箱4000美元,從重慶通往安特衛普則為9000美元,因為需要橫跨整個中國,從東莞出發成本將更高。但在汪一洋看來,這都是值得的,“對於手機、電腦等產品,更快速地抵達消費市場,其銷售溢價能抵消更高的貨運成本。比如說,每一臺iPhone 6手機,它足能承擔100元的運費,歐洲的消費者可不希望等上一個月”。
  目前,粵歐快線已經由廣東省發改委牽頭完成了項目可行性報告。在初步設計中,這列快線將由三個通道,分別是經新疆阿拉山口、內蒙古二連口岸、滿洲里口岸出關,經亞歐大陸橋到達遙遠的歐洲。
  汪一洋說:“這個項目的設想最初是由中外運廣東公司提出的,省發改委經過考察後,覺得不如將其納入未來的‘一帶一路’規劃之中。”
  實際上,中國外運廣東有限公司已經開通了從珠三角往歐洲的陸路運輸服務,只不過並非專列。中外運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貨物經過多次轉運,到達歐洲需要40天。“當然,這包括代理報關、報檢業務所需的時間。”
  回深圳待了幾天后,陳旭再次取道香港回到了越南。
  但這一次的歸國之行,帶給了他新的希望。他得知,在一份由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呈送給省政府的報告中,深圳-海防貿易園區被列為重點支持的項目。在那份報告中寫著,未來,廣東省將計劃在東盟國家逐步建立更多的經貿合作區,引導廣東的優勢企業走出去。而紅河三角洲,被視為廣東企業走出去的重點區域,畢竟,那裡與珠三角有著很多相像之處:兩個全國最大型的城市,千萬的消費人口,深水港。這一切使那裡具有成為新的世界工廠的條件。
  當然,湄公河流域也是廣東企業的去處,胡志明市周邊經濟圈占了越南GDP的40%,人口更龐大,市場更為廣闊。湄公河流域被稱為新的長三角,中國另一個世界工廠。
  當然,中國的目光並不僅僅在這兩個地方。它提出的“一帶一路”面向著整個東南亞、中亞、西亞,北非,直達歐洲。
  一切佈局逐漸井然有序,只待最高層的令旗揮下。這個過程或許會漫長曲折,但就如中國過去30多年所創造的經濟奇跡一樣,只要它堅決地邁出了第一步,就能讓人相信這個國家能實現最為宏大的戰略。
 
創作者介紹

邵美琪

xi93xilv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